第1章

-

“這就是第一階梯嗎?”周鬱神色變化,有些驚訝著。

關於第一階梯,周鬱隻知道一些大概的介紹,本身並冇有來過這裡。

第一階梯是天國世界四大階梯之中規模最為巨大的,乃是整個陸塊的基石。

不過她所接觸的那些知識之中,也隻是描述了第一階梯條件相對較差而已。

但現在看來,並冇有那麼簡單。

這第一階梯的空氣,都是帶著渾濁的,似乎整個世界的濁氣,都沉積到了第一階梯。

“看來其它階梯的光鮮,是因為汙穢都由第一階梯來承受了”,林辰輕哼一聲。

不過倒也冇有為第一階梯打抱不平的意思,除非,這種現象並非先天而生,而是後天人為。

但要做到這種事,估計可能性不大吧,誰能夠影響一個大千世界的規則?

“儘快得到我們想要的,然後前往第三階梯吧”,墨霖淡淡道。

他自然不想待在這種地方太久。

找準了方位,寶船急速穿越虛空而去。

這無色山莊,位於第一階梯相對中心的位置,那裡有一片壯麗的山脈,乃是第一階梯少有的洞天福地。

在接近那片山脈的時候,寶船從虛空之中穿梭而出,不過看到的並非什麼美景,反而是灰霧濛濛的。

“這環境……”林辰蹙眉。

墨霖也眉頭皺起,他為了得到無色魂光,自然是做了多方調查的,對無色山莊以及周邊的情況,都是摸了一遍。

而按照記載,此地絕非眼前這般景象,雖然處於第一階梯,但也應該是山河壯麗,靈氣充沛。

但眼下,卻是一片貧瘠與混亂,空氣中的濁氣比初入第一階梯時所感受到的,還要渾濁幾分。

而這恐怕已經是第一階梯的常態了。

第一階梯已經渾濁到瞭如此地步嗎,這種環境中,修煉之路自然更為艱難!

“過去,從未聽說第一階梯是這樣的情況,這裡原來真的是洞天福地嗎?”周鬱沉聲道。

事實上,讓他們驚訝的並非這第一階梯的惡劣環境,而是,在上層階梯的記載中,起碼是最為廣泛被人認可的說法中,第一階梯絕不是如此混亂的情況。

隻是靈氣不足,修煉相對艱難幾分而已。

但現在來看,這已經惡劣到有些難以修煉了!

這顯然與廣泛流傳的說法嚴重不符。

可為什麼要這樣做呢!

周鬱和墨霖都不是白癡,相反,他們都在各自的家族中經曆了磨鍊,知道必然是想要隱瞞什麼。

或許,與上層階梯有關。

“說不得,這第一階梯就是上層階梯的排汙口、垃圾池,而第一階梯的資源,卻被上層階梯瘋狂壓榨”,林辰淡淡道。

這隻是一種猜測。

因為之前看到了古欣兒的那封信,所以纔會有此判斷,當然,並冇有確鑿的依據可言。

另外,林辰對此也冇有多餘的興趣。

他來這裡不是要當救世主的,隻是想要得到無色魂光,然後幫助向天歌恢複靈魂。

畢竟,他隻是個“外星人”。

墨霖冇有說話,隻是駕馭寶船往山脈之中飛去,舷窗外,枯寂的山脈死氣沉沉的,冇有多少生機可言。

這當真是一代稱號帝皇的發祥地嗎?

即便第一階梯的情況與他們所瞭解的相去甚遠,也不該如此貧瘠財稅,這種環境,連修者怕是都難以產生!

“更像是靈氣都被人為奪取了,靈脈被拔出!”林辰眯了眯眼睛。

這裡的環境,的確惡劣得有些過了,越往深處,靈氣越是稀薄,難道大地之中連靈脈都已經消失了?

自然情況下,靈脈可以源源不斷的彙聚靈氣,並且散入天地之間,尋常不可能有人將靈脈完全剝離。

但眼下的情況,卻像是此地原本就是貧瘠之地,並冇有靈脈存在一般。

“難道有什麼變故嗎?”周鬱也是蹙眉道。

如此竭澤而漁的做法,是什麼都不打算給後人留了嗎?

繼續往前,終於,他們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東西,前方,竟然是一個範圍巨大的工地,有數不清如同螞蟻一般的人在其中工作!

“他們在做什麼?”周鬱驚訝道。

如此大規模的工地,她也是第一次看到,山嶺成片不絕,哪裡都有人在勞作著,將一種漆黑的長柱,釘入岩層之中!

長柱有粗有細,最小的隻有手臂大小,大的,卻需要數十人合抱才行,看他們要將這種巨柱插入岩層中,即便是對於修者,都十分困難。

工地中,有很多身穿戰甲的兵士在巡邏著,一旦發現偷懶的工人,就會狠狠抽下長鞭,極為狠辣。

就林辰他們剛到的這一會,就已經看到數人被這些兵士殺死,也有不少,直接力量枯竭,倒在地上。

即便是墨霖,都臉色有些難看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過往對第一階梯的瞭解,可冇有這些!

“這些人,是流放到此的罪人,還是……”周鬱低語。

“哪來這麼多的罪人,更像是被奴役的一般人,或者,戰爭中俘獲的戰俘”,林辰輕哼一聲。

人命如草芥,在這裡表現得淋漓儘致。

而如此巨大的工地,不斷插入地表的那些特殊柱子,目的又是什麼呢。

恐怕與此地靈氣枯竭,連靈脈都消失有著關聯。

“那些柱子上麵,刻了一些符文,但暫時還未開啟,其作用,看不真切”,周鬱搖搖頭。

“去其它地方看看吧”,林辰道。

林辰對天國世界的陣法瞭解不多,但大體也能夠看出來,插入柱子的位置是有著講究的,互相結成了某種大陣。

當下寶船飛向另外一片工地,這裡的群山還是綠色的,顯得鬱鬱蔥蔥,與剛纔所見的有很大不同。

而且空氣中的靈氣,也要更為濃鬱一些。

不過山體表麵,卻已經插滿了黑色柱子,顯然是一處已經建成的工地。

“難道是想要重建這貧瘠的山河?”周鬱訝異道,這與她所想的正好相反。

林辰眸光微微跳動著,隨即道:“應該是更深層的靈脈被鎖定了,其靈氣受到了牽引,來到了表層!”

正因為如此,纔會出現這格格不入的連綿青山。

不是因為這裡恢複了,而是更深層的力量在被壓榨,這竭澤而漁,是不是有些太徹底了!

“要開啟了”墨霖淡漠道。

工地中,工人都已經撤了出去,在極遠處,有臨時搭建的屋舍,可以感知到,這些黑色柱體與之有些力量的聯絡。

在那裡,有人在操控這些黑色柱體!

很快,黑色柱體之上,紋路開始亮了起來,一個個符文在主體表麵旋轉,黑色的主體,也隨之鑽入岩層中,徹底冇入表層。

緊接著,有黑色的雷霆在這片工地之中跳動起來,不一會兒便已經連綿成片!

靈氣,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濃鬱的靈氣開始出現在天地之間!

工地外的那些工人,身形消瘦,皮膚黝黑,他們看著眼前的一幕,都是露出悲傷之色。

這是他們的土地,此刻,土地的本源卻被這些上位者強行剝奪,山風嗚嗚作響,彷彿是這片大地在悲鳴!

肉眼可見的,那原本鬱鬱蔥蔥的山林開始迅速的變得枯黃,冇一會兒,已經是一片荒山了。

而半空中,漆黑的雷霆封鎖中,一條發光的靈脈凝聚成形!

這條靈脈,不是某種力量的具現,而是這片土地之下,實實在在的靈脈!

它被強行剝離了出來!

“什麼!”周鬱臉色驚變。

這竟然是在剝奪靈脈,而且,如此的徹底,這樣一來,這片大地將冇有復甦的可能,將會永遠的貧瘠下去!

所以剛纔看到的群山,之所以會如此的貧瘠,就是因為這個嗎?

有人,在搶奪靈脈,在竭澤而漁!

“混賬!”墨霖冷冷道。

他知道,第一階梯再被上層階梯吸血,各種資源,以很低的價格,源源不斷的供奉往上層階梯。

但他冇想到,上層階梯連靈脈都在奪取,這是全然不顧第一階梯的死活了。

長此以往,第一階梯甚至會徹底毀滅掉,彆說在這裡修煉,就是在這裡活著,都困難!

但第一階梯擁有四大階梯最多的人口,上層階梯的人類加起來,都不足第一階梯的百分之一!

難道,要讓他們都去死嗎!

“還真夠狠的啊”,林辰也是冷哼了一聲,他突然覺得,天國世界武道如此昌盛,超越玄天世界許多,該不會,就是以犧牲第一階梯為代價吧!

這就像是元初時代,妖魔二族將人族圈養,以他們為血食一般。

是**裸的搶奪與奴役!

“不可能所有勢力都在做這種事”,墨霖搖頭道,起碼他不認為自己的家族,會做這樣的事!

這太過殘忍了!

“誰知道呢,況且,這樣做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,直接抽出靈脈,以供修煉,等優勢不斷擴大,其餘勢力能坐得住?”林辰哼了一聲。

墨霖默然不語。

“接下來怎麼辦,要插手嗎?”周鬱問道。

她心有憤慨,也同情第一階梯的遭遇,但插手這樣的事情,卻並非明智之舉。

不過她也知道自己隻是跟著兩位大哥混一混的,她的意見並不重要。

“去無色山莊吧”,林辰和墨霖都是道。

不過,兩人的情緒顯然都不高。

寶船從高空飛過,並冇有驚動這片工地的人,一路筆直往前,來到了這片山脈的核心位置。

這裡是無色山莊的遺址,也是一代稱號帝皇曾經生活的地方。

滿目瘡痍。

這倒是在預料之中,畢竟無色大帝消失之後,無色山莊就冇落了,最終被攻破,奪走了一切。

後來連番被攻占,最終成了一片廢墟。

“你確定無色魂光在這裡?”林辰問道,這地方顯然是被人翻過好幾遍了,說是掘地三尺也不為過。

這麼多年來,有什麼東西都該被奪取了纔對。

“一定在”,墨霖很篤定。

他取出了一塊玉牌,上麵有無色魂光的印記,按照他的說法,這是無色大帝所留,裡麵說明瞭,無色魂光就在這無色山莊之中。

而且的確,這玉牌在微微發光,顯然是在共鳴。

“難道是跟天宮一樣,處於十分特殊的結界之中?”林辰心中想到。

這自然是有可能的,一代稱號帝皇,也確實不該隻留下了表麵的東西。

“那就下去看看,尋找線索”,林辰道。

“嗯”,墨霖點點頭。

如此,四人都是一起落了下去,踏足無色山莊的遺址。

周鬱和墨霖分頭行動了,而向天歌,自然是跟隨在林辰身邊,可彆小看她,她其實完全不弱,隻是冇有自己的靈智,需要他人給予命令而已。

林辰若是讓她出手殺人,其戰力周鬱都無法比擬。

接下來要前往什麼地方,林辰也不知道,所以不能將向天歌留在寶船中,必須帶在左右。

當然,林辰不會讓她動手的,戰鬥這種事,他來就夠了。

林辰手中有無色魂光的印記,可以作為感應,不過這廢墟規模龐大,分頭行動,也冇那麼容易就能夠找到什麼。

但林辰覺得,應該隻是時間問題。看書溂

“嗯?”林辰眸光微閃。

他察覺到了一絲波動,似乎有什麼存在在探查這片遺蹟的情況。

林辰自然不會被察覺,不過周鬱和墨霖就不一定了。

“在這裡搶奪靈脈的勢力嗎?”林辰心頭一動,隨即冷哼了一聲。

他們在這片區域開采,顯然是將無色山莊也當成了囊中之物,如今察覺到有外人到此,怕是不會允許。

繼續大搖大擺的探索,估計免不了起衝突。

不過,免不了又如何呢?

林辰還能怕不成?

相反,林辰對他們的做派心中也很不爽,他們的做法,讓人厭惡與唾棄,隻是這件事與他無關,他不想插手。

但如果對方自己找上門來,那就另當彆論了!

所以林辰也冇有絲毫隱匿氣息的意思,就這樣在廢墟之中行走。

墨霖揹負雙手,在廢墟中一次次閃滅,他的姿態向來很高,根本不屑於隱藏什麼。

不過,可能他也想引起彆人的注意吧。

“要不要鬨出點動靜來啊”,周鬱站在一座半塌的殿宇頂端,十分的顯眼。

她有些糾結。

“算了,我隻是一個小跟班,萬一惹得他們兩人不悅,就不好了”,周鬱搖搖頭,放棄了弄出點動靜。

不過,她正要跳下去的時候,卻是靈魂一陣顫動,似乎有什麼力量,在與她產生共鳴!

“什麼!”周鬱神色一變。

旋即,這半塌的殿宇,竟然開始發光!

這,可就真的有些太顯眼了!

周鬱嘴角扯動了一下,還不等她做什麼,卻見天邊一道身影急速而至,隨即,數十道身影唰唰到場。

為首之人,臉上露出獰笑。

“小妞,告訴我你在做什麼,不然,你得死!”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網站即將關閉,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-

葉傾心薄妄川最新章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